如何处理违章

    作为当代美国屈指可数的一流资深文学批评家,米勒的忧虑当然是不无道理的。但文化研究本身也还是存在不少问题的。比如,当文化研究的理论分析替代阶级、种族、性别、边缘、权力政治,以及镇压和反抗等话题,本身成为研究的对象文本时,也使人担忧它从文学研究那里传承过来的文本分析方法反过来压倒自身,吞没了它的民族志和社会学研究的身份特征。文化研究很长时间以“游击队”自居,沉溺于在传统学科边缘发动突袭。就方法论而言,应是列维-斯特劳斯(C. Lévi-Strauss,1908—2009)结构主义人类学所谓的“就地取材”(bricolage)方法。但诚如麦奎根(Jim McGuigan)在其《文化研究方法论》(1997)序言中所言,这样一种浪漫的英雄主义文化研究观念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经过葛兰西(A. Gramsci,1891—1937)转向,假道阿尔都塞引入马克思(K. H. Marx,1818—1883)的意识形态概念之后,文化研究之热衷于在各式各类文化“文本”中发动意识形态批判。这样一种“泛抵抗主义”,对于文学自身价值的是非得失,引来反弹应是势所必然。

    • 2019-7-23
    • 445

    周瑜真爱至上皮肤出售时间

    “中国有很多古老的匠人技艺在慢慢消亡,可我希望中国人自身血液里带着的东西不要丢掉,但传承的前提一定是了解,所以我以推荐人的身份,通过楠氏物语、楠庭酒店等等,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文化的精髓,然后从了解到喜欢再到传承。”

    • 2019-7-23
    • 80

    地主哥真爱测试题

    在理论的巨大影响下,在诸如马克思主义、精神分析、女性主义、解构主义、新历史主义和酷儿理论等理论模式或实践的影响下,西方的文学研究自1970年代起经历过了一次重大的转化。理论使事物发生了永久性的改变。到21世纪初,理论已经不再新潮,于是我们时常会听到理论死亡的论调。

    • 2019-7-23
    • 833

    如何使用lol皮肤

    讲到南通,有一个人是必须提的,讲中国早期博物馆的发展,这个人也是不得不提的,就是张謇。张謇15岁开始追求功名,开始走科举考试的道路。然后在32岁(1885年)应顺天乡试中举,41岁(1894年)恩科会试中一甲一名进士,达到了一个巅峰。我这里想要说他其实考试道路并不平坦,他无数次从家乡到顺天府应考,我很有兴趣他的道路怎么走的。后来我查阅了大量资料,他从自己家乡通州出发,到上海,然后再到大沽,再到天津,最后到达北京。

    • 2019-7-23
    • 957

    如何查看店铺收藏数

    但是,“理论”的好光景持续时间并不长。1997年,在卡勒的一本小书《文学理论入门》中,对“理论”的热情已是明日黄花。作者写道,曾经是无边泛滥的“理论”大都与文学本身不相干:“理论”是德里达、福柯、依利格瑞(Lucelrigaray)、拉康(J. Lacan, 1901—1981)、巴特勒(Judith Bulter)、阿尔都塞(L. P. Althusser,1918—1990)、斯皮瓦克(Gayatri C. Spivak)的事,但这些“理论”大多游离于文学之外。《文学理论入门》于2011年再版时,作者又增补了《伦理与美学》一章。2011年,卡勒在清华大学外文系发表“当今的文学理论”的演讲,延续他当年《论解构》书中的话题,重申当今的文学理论依然是高谈阔论、天马行空、无所不至,就是鲜有涉及文学的内容。但即便如此,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这些新近“理论”依然是斩获不凡:

    • 2019-7-23
    • 530

    ps如何下载字体

    素人节目一向是日本电视业界的重要组成。从上文提到的两个正经纪录片到“不太正经”的《月曜夜未央》和《人类观察》等综艺,相比于以明星为主打的节目而言,这些素人番组不仅有着更加难以猜测的节目展开,也更能让观众代入自我的投射。我并不认为日本的路人比其他国家路人的生活来得更曲折或丰富,但我可以肯定日本的电视节目组从普通人生活中挖掘出闪光点的能力绝对是世界一流的。

    • 2019-7-23
    • 323

    电视连续剧真爱诺言电视剧全集

    性别批评的理论背景是近年来方兴未艾的“酷儿理论”(queer theory)。该理论奉福柯为圣徒,与主要以“非异性恋者”人群为对象的“酷儿研究”(queer studies)还是有区别的。“酷儿研究”主要关注同性恋行为的不平等地位,“酷儿理论”的视野则更广泛,倡导对一切性行为和性取向身份展开批判分析。美国性别批评家哈普林(David M. Halprin)在其大著《圣福柯:走向一种同性恋圣徒传》一书中,给“酷儿”下过这样一个定义:

    • 2019-7-23
    • 993

    如何催财

    除了《伯格曼:生命中的一年》和《寻找英格玛·伯格曼》外,其他关于伯格曼的纪录片包括《伯格曼论电影和生活》(Ingmar Bergman: Om liv och arbete)——他在80岁时与芬兰著名电影学家约翰·唐纳所做的长篇访谈;《完全伯格曼》(Ingmar Bergman Complete)——分为“伯格曼与电影”、“伯格曼与戏剧”、“伯格曼与法罗岛”三部分,是他对自己人生和作品的夫子自道,也是他生命最后阶段的最详实的纪录;《丽芙与英格玛》(Liv & Ingmar)——由丽芙·乌曼亲自讲述她伯格曼从相识到相恋、从恋人变友人的整个过程以及两人对彼此的意义所在;《打扰伯格曼》——李安、伍迪·艾伦、马丁·斯科塞斯、弗朗西斯·科波拉、迈克尔·哈内克、拉斯·冯·特里尔、张艺谋等人讲述伯格曼带来的影响——等长短不一、不下十部作品。它们互为印证,互相交织。看完这些纪录片,或许正可拼贴出一幅伯格曼的真实肖像,也能更深入地理解他的那些作品。

    • 2019-7-23
    • 113

    如何修理硬盘

    前不久,一次采访的机会,笔者见到了86岁的孙鸿烈院士。在老人的娓娓讲述中,笔者随着他回到了五六十年前,还没什么公路覆盖的青藏高原。

    • 2019-7-23
    • 117

    真爱无价2国语版全集土豆网

    米勒承认,在近年来美国的文学研究中,一个最重要的变化便是文化研究的兴起。变化大致始于1980年代,以后的岁月见证了以语言为基础的理论研究纷纷向文化研究转向。这里有多种原因。一些外部的事件诚然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如“越南战争”和民权运动。但一个至为关键的因素,则是传播新技术与日俱增的影响,即人们所说的电子时代的到来。据米勒分析,义无反顾转向文化研究的年轻学者们,恰恰是大学教师、研究人员中被电视和商业化流行音乐熏陶长大的第一代人。他们当中许多人从孩提时代起,花在看电视和听流行音乐上的时间就远较读书为多。这不一定是坏事,但确实有所不同。而讲到文化,这里“文化”一语的含义已不再是阿诺德(M. Arnold, 1822—1888)所说的一个民族所思所言的最好的东西,而确切说应是全球消费主义经济中的传媒部分。这一新型文化很快替代了昔年的书本文化。所以,毫不奇怪,年轻一代的学者们更愿意研究他们熟悉的东西,虽然他们依然恋恋不舍在书的文化之中。而文学研究的不景气,事实上也在推波助澜,逼迫文学专业的学者看准门道改弦易辙,转而来研究大众文化、电影和流行刊物。米勒承认,所有这些新潮——文化研究、妇女研究、少数人话语研究等等,其目标都是值得称道的。但有关著述大都零乱,故将它们整理出来,设置到课堂课程之中,予以分类、编辑、出版和再版,还只是浩大工程的第一步。而另一方面,对文化多元主义的分档归类,恰恰有可能是损害了这些文档原生态的巨大的文化挑战力量。

    • 2019-7-23
    • 111

    热点阅读

    鲁红伟

    编辑人的作品

    人间有味是清欢于丹经典语录

    梁丹

    编辑人的作品

    c75人间戦车

     

    友情链接

    要玩吧|
    Copyright © 2012-2018 神仙与妖怪游戏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